位置:主页 > 钓鱼岛 >

1990年拟攻占钓鱼岛 作梗未施行

编辑:大魔王 2019-02-08

【图片声明:图片来源网络,如有侵权请联系作者删除!】

  我们在前进上奋力奔跑——我驻外人员、海外华侨华人热议习总在春节团拜会上的讲话

  当时登陆作战演定为:配合空军、海军与海军陆战队掩护与支援,分别搭乘陆军航空大队数架UH-1H直升机同时登上钓鱼台大岛与小岛。区分45位官兵为指挥、攻坚、支援、爆破、火力、通讯等多组,连长关至德上尉率队登上大岛、长杨立中尉率队登上小岛,并在15分钟内摧毁日方实心砌成的灯塔建筑物,并在岛上遍插“中华国旗”后撤回,并在日本自卫队万一以优势海空火力造成台方特战队员无法撤离时,海军当时最新锐的武进三型阳字舰抢进救人,并配合海军陆战队的登陆钓鱼台作战。

  据当时担任突击队副指挥官的四十五连长杨立,及步四营营长吴中杰回忆,当时的空降六十二旅旅长、曾在扁“”担任过“国安局长”的薛石民,曾亲自主持登陆钓鱼台的兵棋推演。

  虽然作战计划也明确要求士官兵尽量避免与岛上日本自卫队正面冲突,并在训练时将日方可能的武力列入因应科目,但由于训练未必就全盘掌握实际状况,四十五连弟兄还是做好了与岛共存亡理准备,并签下切结书。

  只不过,秘密训练在进行一周后,突然接获部队归建命令,从此长官就未再提起过这项演习,据事后传说,军方无法任务能够成功,认为“”不是日军的对手,虽然能一股做气拿下钓鱼台,但是日军大反扑绝对守不住,必须联手解放军,才有胜利的可能。

  陆军空降特战多位退役官兵,也曾向,一九九○年八、九月间,“”曾秘密拟定代号“汉疆演习”的作战计划,因为当时渔船在钓鱼台作业遭日本海上保安厅强力,引发第二波“运动”,在守土有责认知下,军方开始研拟各项因应方案,其中包括派遣兵力登上钓鱼台宣示主权之计划。

  45位官兵从当晚开始就与其他连队严格隔离,除吃喝拉撒睡全部在一起外,还被要求全副武装随时待命,更罕见的是,45位官兵除M16步枪等原有配备外,每人还多领到了四枚手榴弹实弹,因此也开始传出或许要近身肉搏的猜测。

  1990年由于日方在上建灯塔,时任高雄市长的吴敦义宣布要到钓鱼台传递圣火,却遭日方,军方对于日人强占钓鱼台并强制驱离台方渔民一直极为反感,并曾慎重考虑派遣部队上岛插上“国旗”宣示主权以反制。

  45位官兵进行特种任务集训,每人均签下“自愿切结、、保密”,所有均采集体行动,对外连络,连军用电话也不可以接,有几位官兵因为处于失联状态,导致女友找不到人后离开。

  一位军官回忆,当时45位官兵包括连长、长在内都很年轻,首次如此阵仗,一开始大家都有些忐忑不安,但历经反覆训练后,很快就进入状况,由于心想就算因捍卫领土而也很光荣,大伙默契反而更好。一股在静默中慢慢开来的悲壮气氛,也让大家忘了在意即将要搭载他们前往钓鱼台的UH1H直升机机龄是否老旧、是否适合钓鱼台地形。

  当时为求保密还由“”作战联三次长亲自起草作战计划,接到命令的军官甚至已写好,据了解,由于“汉疆演习”视同作战,因此阳字型大小弟兄都有最坏的心理准备,阳字型大小一位武器长金戈少校就已写好了。

  另一位担任突击队通讯士的河指出,当时选拔队员,除了体能、战技要好,老兵都被排除,队员全被集中管理,不但不得休假、对外联络,连吃饭、睡觉、上厕所都要一同行动。

  曾任“”作战次长室执行官的“”帅化民也指出,约1996、1997年间,两岸三地三边人士搭渔船登岛时,军方曾经由主力战舰在彭佳屿待命,派出导弹快艇跟随渔船,并且由空军派出海鸥直升机伴护,但都因反对被打了回票。

  长期以来,军队在钓鱼台主权上真的毫无作为吗?答案是否定的,据披露,至少在1990年夏天,军方就曾以“汉疆演习”为名,拟定由陆军特战部队登上钓鱼台安置“国旗”以宣示主权的计画,该项演习最后却因故终止。

  一位曾参与汉疆演习的退役军官回忆,当年旅部将汉疆演习内容视为最高机密,因此四十五连弟兄在接到命令后,立即与其他部队隔离,对外通讯之余还被要求随时全副武装。长官虽未明言任务目的地何在,但眼见训练都是以钓鱼台岛地型作模拟,再加上当年为渔民的气氛炽烈,连上弟兄大都心里有数。

  这项代号为“汉疆演习”的极机密任务,由驻扎在桃园的陆军特战部队六十二旅步四营四五连担任。该旅方在陆军空降特战训练营,刚完成训练,全旅成绩第一,战力处于最高峰状态。任务由四十五名精锐伞兵编成突击队,搭乘八架陆军UH-1H直升机强登钓鱼台,先炸毁日本灯塔设施,插上“国旗”宣示主权后,再由海空机舰掩护撤离。

  核心提示:当时登陆作战演定为:配合空军、海军与海军陆战队掩护与支援,分别搭乘陆军航空大队数架UH-1H直升机同时登上钓鱼台大岛与小岛。区分45位官兵为指挥、攻坚、支援、爆破、火力、通讯等多组,连长关至德上尉率队登上大岛、长杨立中尉率队登上小岛,并在15分钟内摧毁日方实心砌成的灯塔建筑物,并在岛上遍插“中华国旗”后撤回,并在日本自卫队万一以优势海空火力造成台方特战队员无法撤离时,海军当时最新锐的武进三型阳字舰抢进救人,并配合海军陆战队的登陆钓鱼台作战。

  资深人刘台平发表文章透露,二十九年前,军方曾在“长”郝柏村默许下计划攻占钓鱼台。

  据悉,军方曾要求该项演习避免与日方正面冲突,但由于涉及“国与国主权”争议,日方在钓鱼台周边又配置相当武力,仍看得出其任务的高度性。

  待命期间除了密集演练上下直升机的动作外,还制作钓鱼台模型进行兵推,熟悉登陆后的线。而为了战死后尸体能返乡,指挥官也发给队员立可白,在衣物上都写下姓名、兵籍号码,以便身体被炮火击碎后仍可辨认。又因为涉及“国与国主权”争议,上级长官也要求参与演习的士官兵拿掉身上的兵籍牌、阶级以及伞徽,避免节外生枝。

  这项为期两周的秘密行动,因担心参战会引狼入室,与“长”郝柏村意见相左而临时喊停。更应日方要求,军方废弃相当重要的海空联训地点、位于苏澳外海的R17靶区,导致台海空军失去在接近钓鱼台水域训练的据点,无形中也让北部门户洞开。

  当年这项决定比两岸军事合作还不符合的利益,军事专家都认为,两岸军事合作共抗日本,才是解决钓鱼台问题的最佳方法。

  当时这项秘密拟定的作战计划,预备登陆拆除日灯塔,并将“国旗”遍插全岛,这项计画也就是曾报导的“汉疆演习”。值此风云紧急的时刻,就让我们再回忆这段令人的往事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