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主页 > 日本 >

此时虽不似幕府时代有人夺位

编辑:大魔王 2019-05-11

【图片声明:图片来源网络,如有侵权请联系作者删除!】

  4月1日上午10时40分(时间)左右,日本内阁官房长官菅义伟正式宣布,“令和”将成为“平成”之后的日本新年号,该年号将于5月1日新天皇即位时进行更换。

  在新天皇即位前公布新年号的做法在日本史无前例,此前还遭到“一世一元”的保守派的猛烈。

  而在新天皇即位之时,日本国内会出现一个长长的假期以及诸多庆典活动。不仅会吸引外国人前来观礼,连日本人自己也要四处凑热闹。

  不过话又说回来,日本天皇的退位之所以吸引了如此巨大的关注,是因为他是为数不多在有生之年做上太上皇的天皇。这样的身份,在历史上很少见,也引发了人们对日本皇室的考据热情……

  这的皇室不少,本没有什么稀奇,但日本偏偏特别引人关注,原因便是其号称传承从未中断过,也就是俗称的“一系”。比起中国、韩国、越南等东亚国家历史上频繁的改朝换代,日本在数千年中竟没有过王朝更迭,的确充满了传奇色彩。

  相传有一位太阳名叫天照大神,从天而降治理世界,与她弟弟战神共同变出许多神仙子孙,管理。其中一子降入,娶妻生子,其子又生孙,名叫“稚三毛野”,以今九州宫崎地方为,征伐四方,消除异族,建立,自称“天皇”。

  于是,天皇一族自此成为全日本的最高者。稚三毛野死后谥号“神武天皇”,而他的事迹,被称为“神武东征”流传于世。

  神武天皇生活的同期,大约是中国的春秋时代,日本尚没有文字,神武天皇和他后世八代子孙的故事都是口头史,也被称为“欠史”。欠史中的几代天皇虽有家谱,但寿命却都超越百年,可信度不高。

  在考古学上有文物可考的天皇,是第十代的崇神天皇,大约是公元前一百年左右。日本在他的治世爆发过一次大瘟疫,崇神天皇请求解救。而天照大神果真,教他设立神社,“日本大国神魂”以保家国繁荣昌盛。

  日本至今昌盛的神系统由此建立,并将其与天皇和国家的繁荣稳定联系在一起,形成一个“、神子、国家”三者相连三位一体的日本特色。

  教向来是早期社会性的主要来源,活在台词里的初代天皇和神灵,可想而知都是早期王室为了巩固撰写的故事。但一旦这些故事和日本的绑定,却在后世影响了日本的,使天皇的存在成为日本这个国家存在的标志。

  1185年以后,幕府出现,天皇完全被架空,将军们也仍然不敢妄自。一直到明治维新开始,天皇一门终于在维新志士的中夺回实权,为日本进入近现代社会打下基础。时运如此,相比中国、朝鲜和周边一些国家的帝王可谓幸运之至。

  如前文所述,日本天皇其实是有双重身份的:一半是名义上的国家最高元首,另外一半是神的教。

  虽然二战后在盟军的要求下,昭和天皇发布诏书宣告“天皇也是普通人”,但是这一句没头没尾的宣告丝毫没有否定过去历代天皇的神格,更别说废除天皇与神道的相互依存关系,只能说是用文字游戏糊弄了不懂东亚哲学的美国佬。

  而当天皇大位传承之时的两大祭典很有看头。今年5月初举行的新天皇即位大典,中国人不会陌生,而11月左右举行的神相关仪式,令新天皇获得神教的身份,是新天皇性的真正源头。

  对这个神教的传承仪式所知不多,本文仅能收集多方资料供大家了解,毕竟这可是日本皇家最高机密的祭祀仪式。

  每年的11月下旬,和所有稻米农耕文明一样,日本者也会“请天照大神品尝新收获的稻米”。而新任天皇的第一个新尝祭便更名为“大尝祭”,以完成由一个人向神的。人们相信,届时天照大神会真的在天皇面前出现,为他完成一个叫做“即位”的秘密仪式。

  为了这最后一步的神格,日本各地要准备一年,最忙的当然是大尝祭的举办地伊势神宫。这里是神的总神社,最高神天照大神的地。神社内亭为了大尝祭,会特别按古法搭建出一个大尝宫,专供此次仪式之用。

  供神的稻米必是产自天皇自家的御田,从播种到收割都有繁复的和仪式。大尝祭的主事役人、各色仆杂都要通过古法选拔,为神明献上神肴的过程,也要经过烧裂龟甲占卜等等一系列的卜定才能完成。

  新任的天皇,据说将于大尝祭开始的前两天就要到伊势神宫报到了。祭奠开始前,天皇要完成斋戒、沐浴、更换素色斋服等等的准备工作,于深夜秉烛步入大尝宫。

  此时大尝宫内应该已经备好了请神用的神肴、神酒等物。最重要的是一张床塌和被褥,日文叫作“真床追衾”,相传是天孙日本时,在天孙身上披的衾;亦有可能是神武天皇的爸爸出生时,拿来包裹他的衾。其地位相当于的裹尸布,天皇把衾被披在身上,象征“新天皇诞生”。

  当天皇独自一人在幽闭的大尝宫裹被子的时候,宫外还有附属的仪式“延喜式”举行,有唱祝词,有演奏古乐,也有跳祭神,等等一系列传承千年的祭式。除天皇本人外,连日本人都不知仪式详情,更不用说当年的麦克阿瑟了。

  有人说天皇并不是独自一人留在大尝宫过夜,衾内另有其人,或许是通灵过的采女,新天皇要与其交合,完成一个类似“神婚”的过程,才能真正与神相通。

  也有人说采女不过也是普通女子,要通神自然要找个神来,也就是上一任天皇的木乃伊。鉴于本届的明仁天皇是退位,并无尸身,那很有可能就是用爷爷昭和天皇来交合。

  也有人说交合太,不如和天照大神共进宵夜来得实在。所以那神酒中必有蹊跷,或许是上届天皇的骨灰、或酿成的酒,喝下肚就是与神合为一体。

  如以上这样的传说纷繁复杂,人们所知只有如今的皇太子德仁当前只是一个人形的容器。4月的登基大典并非其功德的象征,必须等到今年十一月的大尝祭之后,他才会被入一个真正意义上,传承千年的天皇灵魂。

  怪道日本民间流传,天皇登基以后,相貌和声音会慢慢的发生变化,半年之后竟会像变成别人似的。想来这大尝祭,还真是一个传承数千年的神秘之道。

  大尝祭仪式后,一切相关的建设都会被撤去,不留痕迹,更不会变成旅游景点。之所以还能得知一点情况,主要是因为举办一次大尝祭花费甚巨,天皇要跟日本请钱来用,因此会留下些许记录,一次大约数十亿日币。

  凭借这样这巫妖王一般的形象,天皇制度得以如化石般保存下来。当然危机也是永远存在的,此时虽不似幕府时代有人夺位,祸患实潜伏于天皇家的萧墙之内。那便是继承人的问题。

  曾经可以妻妾成群的天皇,拥有众多的子嗣和庞大的近亲族群。进入现代后,一夫一妻制了天皇拥有侧室,皇家为节省经费也革除掉大批的支系亲属。天皇一家精简成为一个小家庭以后,子嗣也随之减少。

  传至今日,大家都知道天皇家直系传承似乎到了尽头,目前的皇太子德仁仅有一女爱子。而唯一的备选支系,德仁胞弟秋篠宫文仁亲王一家,也只是两女一子。

  依照日本在二战后制定的“皇室典范”,天皇必须由直系的男性后代继承,德仁之后继承顺位势必就将转向弟弟文仁和文仁之子悠仁身上。其余的皇族女子们注定要与平民结婚并失去皇籍。这些孩子,成了另类意义上“菊花王朝的囚徒”。

  假如打理皇室内政的宫内厅松口,取消“天皇必须由男性担任”的规矩,一下女权崛起的潮流,选择立爱子为皇储,届时我们也能看到另一个千年未见的景象,日本的现代女天皇登基。

  可是这一观念的转变谈何容易。纵观日本古代出现的几位女天皇,不是守寡就是单身,不能有男性配偶,否则就是降为臣籍。她们与其说是,更像是着,直到有下一个男性继承人的出现。“结婚”永远是日本皇室女子的一个死穴。

  因此,德仁要想在现有条件下安排自己的女儿成为天皇,唯一的一条大概就是安排爱子与堂弟悠仁结婚。可是如此封建的做法,而且还是近亲结婚(三代以内),在现代社会是根本行不通的。

  现在的日本皇室,如同一场牌局,下一步唯有把所有的King(男性)都打出去,把Queen(女性)都压在后面。从德仁到文仁尚有牌发,发到年纪最小的悠仁时,牌局上的选择就是零。现在仅有12岁的悠仁,若是日后结婚也是有女无子,局面可就很难看了。

  当日本皇室延续真的面临绝后,之后会发生什么?笔者曾经就这个问题,请教过一个日本,可是他摇摇头,说:“女天皇还是不行的呀,女人么,祸国殃民呀,天皇还是要男的才行呢。”

  那么假使日本皇室真的因无后而,又会发生什么?突然严肃了:“那样是绝对不行!如果没有天皇,日本就不再是日本了!”